首页艺术人生网上画廊艺术资讯获奖收藏交流联系English
艺术评论

闲言杨彦君的《行影》摄影集

门吉如是

‘我欲乘风归去’,杨彦在1984年就这样告别南京云游名山大川、神寺仙庙、访名士高人去了,后定居北京。2007年听说其到西藏写生,因‘高处不胜寒’且缺氧,险些儿出了大问题,很是为其担了好一阵子心,我猜想他一定是吟叹着‘何似在人间’的诗句回到人间,真为其庆幸。彦君将写生途中与大自然精灵交汇的幻象定格〈〈行影〉〉摄影集与人们交流对话,我不禁钦佩起他的超越与深邃而独到的创意,并在此谈些感觉浅见。

艺术家们在实践中会大量的模仿前人或同时代他人的技法和意境进行创作,而巜行影则大大不同了,其中折射的形影则是法天地透出的心灵与自然中精灵结合释放的幻象,都是未经雕琢修饰没有人为做作痕迹,纯净可爱令人向往又令人百慕万求的原真原象及极美的天然作品,充满无我所寓的充实。如此丰富的自由情结、意味深悠与盈真和美从这些作品中忽然一下子跳出来,像闪电似的叫人眼前突然一亮。杨彦是个诚恳的人也是个极性情的人,并且是个能释放爱心并追求美的人。他充胸博和并以仁慈敬畏的眼光及悲天悯人的眼界看世界,以朝圣者的心态面对大自然和现实,心情是崇敬的,态度是真切的,意念是纯善的。

杨彦在上世纪80年代初送我本亲抄的黄宾虹画语录,以后我又读了些黄宾虹的画,识得了‘一超便入如来境’这句话。彦君的画是心和灵与自然在纸上交流对话的一种印证,而巜行影》确是其心和灵与自然在自然中交流对话的一种印证。任何交流对话的手段与形式都是一种可以假借的途径,而最重要的确实是境界,而境界是追求者灵魂的终极。彦君凝视、沉思、沉淀在感觉之中,体现着向往与回归的审美精神和意识,深沉在浪漫与快乐之中 ,使其思想与精神在无始无终无限这个极大的大自然空间里得到释放和升华,从无中生有得到道与禅的清明净虚,示出的是和谐的、朴素的、博大的、壮观的、神秘的、冲淡平和飘逸并富寓情韵的自然美。人性的张力在在这里得到加强,沉浸在敬畏与肃穆之中,让惆怅感叹演化为扣开玄奥大门的灵石,并发出令人惊骇的回响,藉此感受到苍茫的气息,体验到无我的天人合一 ,人的精神与物的精神合一,山水与道的合一,花鸟与性情的合一,人与神的合一。将自然的真实转化为心灵本体的真实,将对大自然的敬畏转化为对生命的敬畏与珍爱, 将对神的顶礼膜拜转化为对先祖古人中的圣贤英杰们的顶礼膜拜。将有限的‘有’延伸到无限未知的‘有’,阐释与充实实用、享用愉快欢乐积极人生的涵盖,锻铸着生命及情绪和美的美极归宿。

形影即可爱又可惧,在它成为本体的同伴时,在成为自身与神灵的使者时,在成为再创造的大空间时,在折射自已另外的境界时就极为可 爱了,在它若即若离不能溶合又平添惆怅时,并折射缺陷和遗憾时且成为魑魅魍魉时就可惧了。艺术的核心不仅是题材本身,而是题外所寓的 情性宣示传达和意境的塑造,思想和大千万象的溶合,及激荡出的强烈感受和蓄满无限生机的情愫。古人说师天地、师古人、师我心,彦君细 观察深体会大自然的变化,通过作品体现出了物性、我性,进而让形影溶合物我两忘和谐之体,感受到永恒,便进入到实质的永恒存在。从与未知的天玄地荒的面对及体悟中寻得无限生机,并以极大的敬畏之心梦着憧景着希望着,又透视出意味性的美学精神,透视出彦君深邃的性、灵、空,及精妙的艺性,及朦胧、抽象、哲理的色彩和特征。〈〈行影〉〉我屡看屡怜屡奇屡叹,不知彦君自怜过否,我此时却实实在在自怜得很。看到的不是杨彦的不平凡,而看到了朦胧的道,看到了瞬间永久的凝聚,及水静明鉴,看到了博大与不朽,看到了形影这个神人间的使者传达着令人兴奋鼓舞又陶醉的诗意及蓬勃旺盛的生命活力,看到了天地人共同的美丽梦幻及奇幻的色彩。隋唐的青绿,梦幻的月色,神秘遥远的暗红,山林苍莾的冷色,枯木渴望逢春的深绛色,平远齐天的蓝色,一片洁白,一点唇红,幽深的黑色,合成了杨彦的色海,合成了杨彦的世界。形影从草丛长出,从水底爬出,随涟漪荡开,从云根飘来,日月将其遣下,从冥冥中升起,并从彦君的水墨中漫泛出〈〈行影〉〉,并将道与禅的觉悟与反省深深嵌入,也嵌入了杨彦的祈敬与膜拜,使其一目悲天一目悯人,亦使一眼慧泉天目滋润他的山水、云烟、浪漫,又嵌入通向大涵无始无终无限的幽渊,以自已的心灵照亮了形影,塑造意味悠远时间无限伸延的空间。影子以70%的暗能量使30%的物质在150多亿年的平直型宇宙里展示着积极的姿态,在我们天平直地圆的空间里绽开意味悠长的笑容,以魅力弥合熨平缝隙阻隔忧伤及障碍的魔劫,释放着彦君极大的善意并在人格与精神方面再次发现与肯定,在无我中重新寻找认识另一个我。

从 渐修到顿悟,从净化到升华,下苦功夫师天地、师古人、师我心,做真学问使性灵与道通。于是彦君上下求索,在大自然的折光中,努力寻找历史与未来的一些痕迹,与天地与古人与未知中的精灵为友,一个富有梦想的人在体验享受冥冥中天灵地精的关照与幸运的眷顾。他眼中的山水景物永远是对生命与活力珍爱的寄倚,是激情奔放不灭的永远与不破的梦幻,幽深的障碍不能阻隔他求美之路及与时空的交流对话。

杨彦终归是画家,离不开这种印证,真诚笃学洞察积极因素证悟人生的意义,艺术对他来说是种生活方式,是种文化态度,更是种选择,他无时不刻享受这样的生活,并积极调整出最佳状态,攀登新高峰,在此祝彦君更幸运,更快乐,更享受。天是俯视的,君子是俯视的,满眼的悲悯与珍爱。杨彦的俯视摒弃了蔑视轻慢而释放着思索与爱,继而抬头从平视到仰视再到敬畏。透过三维可以得到立体的物象,那么他的画是一面,他的形是一面,他的折光形影是一面,合成了思想表现独到而张扬的立体杨彦。他将形影投向大自然并全身心拥抱扑向大自然,从平视走向仰视与敬畏及珍爱,于是向大自然敬礼膜拜,此时的形影和大自然共休戚共成长,思想与行为和潜能量及灵魂的折光合成了一种印证,从自然的形态与意识及语言转化为主动的意识与形态及语言。彦君私下对我说在人为人文的都市中将会见到他的形影及释放的肢体行为语言与意识及态度,我期待这种形影表达尽快出现,期待这种释放尽快延伸,使敬畏与珍爱形影相随并延伸,并赠诗一首曰:无我行影精气神,万里征程求索人。山水草木通幽敬,形云流水又识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