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人生网上画廊艺术资讯获奖收藏交流联系English
艺术评论

大千世界一彦来

聂华

早在十多年前,在首都文艺界的一次联欢活动中,著名导演李前宽认识了一位满脸大胡子的中年人,一下子就被这个酷似艺术大师张大千的形象所吸引;交谈中,当他得知这个名叫杨彦的人是个著名画家、是张大千艺术的追随者时,顿时产生出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之后的感觉,表现出十分地欣喜与激动。当时他曾激情地表示:一定要把张大千搬上银幕。有了杨彦,如果不把张大千搬上银幕,一定是一种遗憾。

李前宽是中国著名的电影导演,执导过《开国大典》、《决战之后》、《重庆谈判》等很多经典大片,在影视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大导演对杨彦的欣赏与认可,一下子勾起了杨彦的大千情结。从此,张大千的名字就像灵魂附体一样,搅得杨彦寝食不安、昼夜不宁。

杨彦,1958年出生于青海,祖籍北京,回族,本名燕宁,后改名为彦。号大獒堂主,度一精舍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宗教协会会员、中国民族画院副院长、九三学社社员、南京博物院特聘研究员、世界华人美术家协会山水画委员会主席。

杨彦绘画风格鲜明,艺术成就突出,擅长泼墨泼彩,作品题材广泛,长卷巨制、册页小品、山水花鸟、人物清供、翎毛走兽、海底太空无不入画。被评论家誉为“北气南韵,古法新貌,体涉古今,意赅中西”、“东方的神话”。 著有《杨彦谈艺》、《李可染山水画技法解析》、《陆俨少山水画技法解析》、《张大千·现代山水画名家作品临析》,出版个人专集《杨彦书画集》一至六卷、《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杨彦》、《中国当代美术家画集· 杨彦》、《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丛书·杨彦作品精选》、《杨彦画集》、《远山的呼唤·杨彦山水画集》、《当代画史名家精品集·杨彦卷》、《中国画家·杨彦》、《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丛书·杨彦花鸟精品选》等。

杨彦幼时学语很晚,但天赋使他小时在地上作画,文革时在墙上涂抹,稍大些便开始在宣纸上皴点。1963年,杨彦第一次看到梁楷的《泼墨仙人图》后终生难忘。之后,在舅舅马福伟的启蒙下临摹《芥子园画谱》。“曹不兴误笔成蝇”、“张僧繇画龙点睛”等许许多多传说故事,带给儿时的杨彦无比快乐,也开启了他的性灵,种下了书画的慧根,从此与书画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

成年后的杨彦以赤诚的信念、痴迷的态度、执着的精神,学诗练字画画,临摩名家名作,对宋元明清历代书画先贤们倾注了巨大的热情和心血。游历名山大川写生,行程10万里,画写生稿数千幅;拜投名家为师,观摩体悟名家真迹,取精探微,上下求索,经数十年刻苦磨砺,终于把自己打造成为中国画坛的一代名家。

1985年,年仅27岁的杨彦完成了一部撼人心魄的长卷《大宁河揽胜图》。作品气势宏大、用笔流畅、一泻千里,得到画坛名家的充分肯定与鼓励。李可染为其题写了卷首,启功、黄苗子为其作跋。在1992年北京国际拍卖会上,该作品以2·2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当年曾极大地震动了刚刚蹒跚起步的中国书画拍卖市场。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四十岁左右的杨彦已经名满天下了。但他已经为艺术熬掉了头发,熬白了胡子,熬出了一个独特的、与国画大师张大千酷似的艺术家的形象,以至熟悉他的人与他见面时都会叫他“大千 ”。

张大千是当代中国最负盛名的、最具有国际影响的中国画大师。“五百年来一大千”,这是徐悲鸿对他的评价。张大千用毕生精力弘扬中国绘画艺术,对推动中国画创新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然而,除盛名之外,他还有更多的争议与传 奇,比如当过土匪、做过和尚、造过假画、毁过壁画等等,特别是他的情感世界:聚过四位太太、拥有几个红颜知己,还有异国之恋等等,更是令人注目。

面对一个如此复杂、如此引人注目的人物形象,杨彦却要知难而进、毫不畏惧。十多年来,只要一听到要拍张大千电影或电视剧的消息,他总会精神为之一振,心情激动、跃跃欲试、毛遂自荐。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快速发展与繁荣,张大千的名字和他的传奇人生受到影视界许多名家的高度关注。著名导演李前宽、杨亚洲、林强、管虎、冷杉,著名编剧王斌、剧作家杨继仁、文欢、李不空,张大千研究首席专家李永翘,著名电影制片人隆晓辉等,都曾以不同方式约见、会见杨彦,商谈拍摄张大千的有关事宜,而且不同的导演有不同的想法:有的想拍张大千的电影、有的想拍张大千的电视连续剧,有的想拍张大千正传、有的想拍戏说张大千,有的想搞张大千的话剧、有的想做张大千的MTV。但是,不管以何种形式拍摄张大千,大家对杨彦饰演张大千这一角色都表示了很高的认同感。

为了能够演好张大千,杨彦在艺术上进行了充分准备。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张大千的绘画艺术最鲜明最突出的风格是创造了泼墨泼彩法,为此杨彦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为熟练掌握张大千作画的方法,他反复临摹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画了许多丈二、八尺等巨幅泼墨山水、荷花、竹子等。

杨彦从反复临摹的实践中认识到,泼墨是绘画技法中的上乘大法。驾驭此法者一定要具备认知事物的穿透力和对自然万物了然于胸的积累。要从根本上理解张大千大写意绘画的精神,就必须深入他的内心世界,从精神层面去研究与感悟。为此,他追随着张大千的艺术足迹,沿着大千曾经游历和创作过的地方,一边写生一边揣摩前人的画法和心境,心神合一与山川对话,灵魂放飞与先贤“神交”。

他先后走宜昌、越三峡、上青城、登峨眉,游嘉陵江、清衣江、观乐山大佛、过都江堰、拜二王庙、参龙门石窟、访敦煌莫高窟,到四川内江张大千的家乡了解情况,三次赴台湾张大千故居“摩耶精舍”访问,周游巴西、法国、西班牙、美国、日本、韩国等四十多个国家。收集张大千的资料,阅读有关张大千的剧本、传记,拜访张大千的学生刘力上先生和对张大千熟悉的相关人士,反复观看张大千的影视资料,分析揣摩艺术大师的内心世界,力求从精神上靠近角色,缩短与角色之间的距离。

随着对角色了解与研究的深入,杨彦被张大千传奇的艺术人生和非凡的艺术个性所深深地吸引,崇敬之情日益加深。他一次又一次地追问:“为什么上个世纪同时代那么多画家,唯大千一人心性最为豪阔,为追求深层的人性自由和个性解放大胆地选择自己的人生走向。在人生的若干个重要转折点上,他的自信从哪里来?他坚忍不拔的意志力从哪里来?他吞吐八荒、包容天地的心境从哪里来?他解衣磅礴、放浪形骸的情怀从哪里来?是性情潇洒的张大千造就了他的泼墨画,还是大写意精神作用了他的生活状态……”

就这样,杨彦从画到人,又从人到画,反复研究,苦苦追问。在一次又一次地走进张大千的内心深处之后,在一次又一次地泼墨挥毫抒写胸意的艺术实践中,与张大千一样心性豪阔、心境放达、个性解放的杨彦,仿佛找到了自己与大师之间在心灵上的共鸣与艺术上的契合,仿佛找到了他曾苦苦追问的答案。

他在阐释自己的泼墨泼彩作品时曾说:“我与我的作品的关系是相互创造的关系,我们互为产物,随着她的延伸,我的人格和行为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他在张扬个性、放飞心灵的实践中,以自己切身的体会理解了张大千,走进了张大千的精神世界。如此同时,张大千的灵韵也驻进了杨彦的心里。

电影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要当一名电影演员,必须具备一定的表演知识和才能。杨彦是一个职业画家,如果出演张大千这个重要角色,他能够胜任吗?对这个我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的导演秦燕谈了自己的看法。

如此看来,秦燕导演对杨彦饰演张大千是十分地认可了,那么其他人对杨彦演张大千是怎么看的呢?

众多导演和剧作家对杨彦的认可与肯定,使杨彦心中的大千情怀更趋激烈。仿佛张大千的血液在身上奔流一样,他被一种神圣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激励着,感到格外的兴奋与激动。他渴望尽快实现自己的梦想,让大千的风骨在他身上展现、艺术在他身上传承、个性在他身上张扬。他对塑造好张大千的形象充满了自信。

自信,是人生不断超越自己并获得成功的精神支柱。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杨彦是充满自信的。自信的杨彦以追求人性解放与个性张扬为人生境界,正在努力拓宽他的艺术视野,挖掘自身潜在的艺术天赋,寻找电影艺术与书画艺术的相通之处,不断攀登新的艺术高峰,实现更多更大的人生价值。我们期待着杨彦的梦想早日成真!

杨彦 ------祝您好运!祝您成功!